在本期读书会中,郭老师讲解了第一章人的境况的文本内容,王老师主要对涉及的背景进行了介绍,豆苗总结了阿伦特思想的现代性。

1.1 劳动、工作和行动三者的区别与联系

1.1.1劳动、工作与行动的内涵: 劳动是人身体的生物过程相应的活动。 工作是与人存在的非自然性相应的活动 有死性(mortality)这个概念的提出,也说明了工作能让我们实现这样的目标:既有像凡人一样的主体性,也存在着自己的个体性。 行动是对人展开的,针对人的活动。行动是唯一不需要以物或事为中介的。

1.1.2不朽和永恒 不朽是有始无终 永恒是无始无终。 永恒来源于基督教的概念,基督教徒认为上帝是独立于时间之外的,而不朽则是类似于奥林匹斯神的存在:奥林匹斯神有一个诞生的时间且会一直存在下去。

1.1.3为什么行动是不朽的

郭老师认为行动之所以不朽是因为具备这些前提: 世界短暂且可被磨灭 郭老师通过分析哲学的角度去讨论现象学,去解读阿伦特所谓的“不朽”:为什么只有行动是不朽的,而劳动工作却会消逝?因为我们所处的自然世界以及人类创造出的尘世,都是短暂的可以被消磨的。

劳动和工作皆在某些形式上取决于世界

行动即不同:他人是行动的唯一前提条件

人(能够)不同于世界

阿伦特想表达的独特性(不同于世界),是我们用第一人称感受这个世界的时候,就算我们有完全相同的特征,我们经过了一样的事件,但是我们如何感知、如何体验、如何度过一生,这种感受本身没人可以复制。对每分每秒每一个瞬间,我们都有反馈,这些无数的伤心快乐的组合,是独特性。这里面有阿伦特从康德那里借鉴的“主体性意识”概念,我们是主体,和我们所面对的客体事物不一样。

1.2 劳动、工作与行动在创生性程度上的区别

阿伦特觉得以上三个活动具有创生性,即全新开始某事的能力,但是其程度是不同的。 劳动和工作都取决于世界,但行动只需要有人存在就可以,独立于世界。你可以劳作,但 劳作什么,是被世界决定的。

1.2.1劳动 基于相同的、周而复始的物质材料 承担相同的、周而复始的目标。

比如捕鱼的鱼是生长在自然界里的既有的东西,而这个世界是春夏秋冬、周而复始的。比如你要不要吃饭拉屎不是你决定的,是个人都要吃饭拉屎,而目标本身也不是你决定的,而鱼是世界给予你的食物,动手去捕鱼才能不被饿死。今天捕了鱼明天还得捕,这些例子不仅目标是周而复始的,目的也是周而复始的。

1.2.2工作 有可能基于相同的、周而复始的物质材料(比如木雕基于木头) 但工作的目的和目标本身可以自由决定,可以赋予它主体性、客体性。 比如以木头为工作对象,一方面,可以用木头砸人,也可以做成工艺品。因此工作有更多创生性,因为每一次都要自己去赋予木雕一个形状、目的,这个机会你可以把一个从来没有过的狂野想法具象化地带给这个世界。 另一方面,工作也与目的有关,马克思的劳动与被异化的劳动,与阿伦特的劳动,在“出于什么目的”的层面是统一。不同的在于,马克思认为,工作并不一定是劳动,任何工作都可以是自由的活动,比如充满创造性的种菜也是很美妙的劳动,我们做的所有事(不仅仅是某些活动)都能获得美学体验。阿伦特认为,基于生存需求的劳动很难变成工作,因为这里卷入了由自然支配的周而复始的过程。简言之,马克思认为劳动和工作没有清晰的界限,阿伦特认为劳动和工作有客观界限,有些劳动不能被称为是工作。

1.2.3行动 回应千变万化的环境和物质条件(人) 行动是对人展开的活动,因为行动千变万化,我们自己也身处变化之中,所以人无法“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其目标和目的总是相对的且为环境所特有。这不像我们面对一样的木头反复雕刻,无论多少次行动,我们都可能面对独特的情况,没有一个目标是恒定的。 每一行动都是新的:技术VS实践智慧 正如亚里士多德说的,区分Techne技术知识(静态的),和Phronesis实践智慧(行动只能用智慧去囊括,没有fixed body of knowledge)。因此,阿伦特觉得行动最具有创生性,归根结底,是境况不同、目标不同。每一次行动,我们都给世界带来色彩。

1.3 人的境况

1.3.1 人的能动性被认知所局限、认知范围被周围处境决定 郭老师指出,人的“境况”不仅是名词,也是动词,人是conditioned beings(被处境规定的存在),或者说我们的能动性是被我们的认知所局限的,我们的认知范围也被周遭环境和经验决定。这里,阿伦特继承了海德格尔的思想,如《存在与时间》开篇说道:

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你在古希腊社会难以成为基督教圣人,你在基督教社会也无法成为古希腊式的英雄。